马云成青年参拜的对象 家中摆马云像进行跪拜

更新日期:2019-01-01 10:49编辑作者:赵雅晴 评论 0 条我要评论

石家庄城市网2018年伊始,罗振宇在他的跨年演讲中,特别提到了两个不容忽略的群体:一个是从时间上划分的00后,他们这一代从2018年开始,已经步入成人世界;一个是从空间上划分的“小镇青年”。

我国地方行政区,一般分为四个层次,省级、地级、县级、乡镇级。到村一级,则不是国家公务员。乡镇属最基层行政机构。全国四万多个乡镇机构,成为政治、经济、文化下延的根茎末端。其中镇数量最多,重要的镇,一般也是县政府驻地。小镇,可以看做文化的树根,而城市,则是文化的花果,两者血脉相连,却又差异明显。

除49个一二线大城市外,大抵生活在三四线城市及以下行政区的青年们,都可被视为“小镇青年”。不同于上世纪的一代还有种地的经历,互联网时代的“小镇青年”,大都告别了农业,有的在镇里谋事,有的到省会大城市打工。由于文化资源的分布不均衡,他们更敏感于看到差异的部分,在这个过程中建立着属于自己的审美标准。

一代人有一代人的文化偶像。2003年,国内有媒体票选二十世纪中国十大文化偶像,入选者是鲁迅、金庸、钱锺书、巴金、老舍、钱学森、张国荣、雷锋、梅兰芳、王菲。当年这份看上去有点不伦不类的名单,可见那时候的社会文化风气和投票者的精神世界格局。十五年过去了,若再次票选,二十世纪留下来的这十个名字,也许会换掉一半以上。

如果上溯几百年甚至一两千年呢?票选清朝文化偶像,身为臣子的曾国藩,恐怕要排到主子阵营的小玄子康熙爷前面去。而四阿哥雍正帝,靠着穿越剧的男主光环和故宫淘宝的魔性卖萌,或许要比他的祖宗后代更得新时代青年喜欢。但三十年前还不是这样,1991年,郑少秋、赵雅芝主演的《戏说乾隆》热播的时候,大家都瞩目乾隆皇帝这个风流倜傥的“大猪蹄子”。文化偶像是随着时代的精神需要而不断变化着的。

“小镇青年”这个崛起的群体,有着属于自己的独特偶像体系,他们人口众多,奋斗力惊人,也就更容易获得世俗意义上的成功。他们学习偶像,直到自己成为偶像。在潜移默化中,文化的河流不断为他们的成功而改变着自己的进向,他们心中的偶像人物,也逐渐成为社会全体成员共同追慕的文化偶像。

孔子:“小镇青年”成为所有人的文化偶像

上古三代的“偶像”,更多体现在宗教意义上,那时候,天帝在天上不响,人间由天子打理,各种学问都在官府,民众只管种地织布。天帝、天命、天子,是人所崇拜的对像,是神秘而应该恐惧的存在。即便艳羡,也绝不允许效仿,那是僭越,是死罪。

文化偶像,则是允许被效仿,甚至可以被超越、被取代的。这是文化的积淀性、演化性决定的。到了“天子失官,学在四夷”的春秋战国时代,普通人有受教育,被文化影响的机会,才有了文化偶像的需求。创造文化偶像的祖师爷,大概是孔子。孔子是“小镇青年”奋斗成功的典范。他早年丧父,家境衰败,自承“少也贱,故多能鄙事”,管理过仓库,当过放牛郞。为了学而优则仕,他好学不厌,被公认“博学”。这样的奋斗者,才需要偶像的激励和召唤。他的文化偶像,是周公。

孔子为何选择了周公?因为周公是周代礼乐制度的建立者,而孔子是礼乐制度坚定的拥护者、学习者、传承者。韩愈《师说》里讲,孔子师从郯子、苌弘、师襄、老聃。苌弘、师襄精通音乐,郯子、老聃懂得古今之礼。孔子绝不是去向老聃学“道可道,非常道”双押RAP的,而是“问礼”。他学习礼乐,就是向偶像周公不断迈进的节奏。虽然孔子从政是失败了,但他在模仿文化偶像的道路上学到的礼乐知识,成了他转型搞“知识付费”的文化资本。于是,他成了一个新兴行业(就当时而言)——民间教育业的导师。

直到有一天,这个第一代“小镇青年”的名字和他梦寐以求的偶像永远地在一起了。他们被后世合称为“周孔”,成了两千年名教的代名词。

孔子的成功,激励了后世更多“小镇青年”奋斗者。“国民老周公”,是贵族出身,背后毕竟有爹可拼,有家族可靠,但孔子一没拼爹,二低起点,比周公更具效仿价值。他本人因此取代了自己树立的偶像周公,成为后世“小镇青年”的文化偶像。出身贫贱、私淑孔子的孟子,就是学习标兵一枚,最终得以配享孔庙,与孔子相提并论为“孔孟”。这与当下的粉丝期待与偶像合影留念上热搜,心情是一样的。

网友最新评论